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
时间:2016年09月28日 14:45 浏览次数:【

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

高三(17)班郭昭君 

十二岁的时候,第一次读到《红楼梦》,似懂非懂,读到黛玉葬花那一段,以及她的葬花词:

“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。

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”

那是我第一次知道,落花也会令人忧伤,但也有了一点儿疑情,觉得林黛玉未免有点小题大做,花落了就是落了,有什么值得感伤,少时的我正是“侬今葬花人笑痴”的那个笑她的人。

如今,黛玉仍是那个多情多泪的绛珠仙子,而我却不再是当年那个少不更事的我了。

流水落花,落得几曾是花,人心罢了。

清明的闽侯总是处在一片烟雾迷蒙当中,即使是太阳的的清光也无力拂开这一层层幕帘。

我把玩着手中的青花瓷杯,看着透过氤氲的茶尖舞着芭蕾在杯底轻轻踮了一下,将茶水染得清亮。

我轻轻抿了一口,微苦、微涩。

亦或者,我的心是苦的、涩的,茶是甘的、冽的?

我无心深究,放下瓷杯,走进前院。

一棵梨树巍然临于院中,薄雾冥冥之中,透着几分黯然,几缕神伤。

哦,也不对,一棵树怎么会黯然神伤呢?怕又是我的心绪在做乱了。

我抬头望去,雪白的花瓣正依依不舍的和枝桠告别,像一只只白蝶,用尽最后的气力,唱尽生命中的最后一抹灵动,终,化作春泥。

就这样呆呆的望着花落花散,耳边好像唤起百年前的情话:

“意映,你看这梨花多美。”

你呢?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,开花、落叶。

“觉民,你在哪?”

你是否听到了她声嘶力竭的呼唤?依旧在那里不悲不喜。

无情的树,你终究只是开花落叶细无声,悄然湮没两颗炽热的心。

可这又怎能怪你呢?

只是他们当初把新愁旧怨强加于你罢了。

当初,他们执手相看你是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但当他提笔落下最后一个字时,你不过是“无处说相思”而已了。

你现在又在无辜的承受着谁的悲苦,谁的幸福呢?

烟雨朦胧中的,你是否和我一样看到了当初黛玉微红的眼帘;看到了意映绯红的脸颊;看到了泪迹斑斑的百年情书?

罢,罢。

过眼云烟,本就都是虚幻,又何须再提。

有道是:

菩提本无树,

明镜亦非台。

本来空一物,

何处惹尘埃?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苏公网安备320305020001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