瞧,那个人
时间:2016年04月16日 14:44 浏览次数:【

瞧,那个人

高一(6  高莉华    

   榆树开满了洁白的花,那一刹,时间都仿佛停止了,只有缕缕微风掠过,吹起雪花般的花儿在空中旋转着、飘落着在绿草地上,或是那个人身上。 

她是美丽,曾经长长的头发剪成了短发,有一种英姿飒爽的味道。白玉般的面庞,圆润玲珑,身材更是符合当今的潮流——骨感美。

她常常依窗而望,窗外一年四季如春的美景,她都会欣赏一遍。她说话很有诗意,含有哲理性。或许窗外那些随风摆动的树,对于我们来说只不过是赏心悦目的绿色,而在她眼里是埋于心中的绿,洋溢诗意的绿。

她曾经是我的同桌,不,准确的来说她是我多年来的朋友。

本是小学认识的,却只是一面之缘。上了初中,我意外发现她竟是我的下铺。那时她给了我一封信,信里说:“我和你小学时就有一面之缘,现在你我竟在一班,而且还是上下铺,这或许是老天的安排,老天给的缘分,我是很乐意接受,不知老天这尊大佛送的东西你也是否会接受呢?”从此,我和她变成了形影不离的“连体婴儿”。

在初中的一次考试中,我的班级名次意外尾随前十名之后,那时的我心情很差,回到宿舍,胡乱地做好该做的事,嘴唇上似有千斤大石压着,愣是不愿意张开嘴。她见平时叽叽喳喳的我在这时竟鸦雀无声,她便明白了。突然,一只温暖又小娇的手扯住了我的手,把我往操场上拉,随手一甩,差点摔倒了,我当时真怀疑她是不是女生啊,她怒吼道:“你是怎么了,平时的你大大咧咧,面对任何伤心事情都会用你招牌笑容驱赶走,如今你看看你这个样子,连在战场中被打败的士兵都不如,你越自卑,就会越渺小,你知道吗?”我双手抱着双臂缓缓蹲下,把头深埋在臂弯中,不再理会她,他蹲下来,拍着我的背说:“对不起啊,我骂得太深了,其实我就想让你振作起来,你看天上的月亮,是不是很圆,朋友的‘朋’是两个月在一起结合的,朋友当然就是一路扶持,一路陪伴的,两者不可分开的。”那一夜,我们聊得很多,我想月亮大概也会失眠吧。

毕业那时,她说“前面的路还很长,远方山峰传来花香遮掩了此刻淡淡的感伤,脚下在徘徊,不忍离开,没有人哽咽。未来的日子我都在……。”她自己泪流满面,掩着口,跑到教室外榆树下,榆树花落在她的肩上、手上、脚上,我想那一刻万物都有逊于她,在我的世界里,有她是最美的。

 

 

  

苏公网安备32030502000111号